孔氏南宗史话(二)

浏览:723次 发布日期:2020年07月22日

按:《孔氏南宗史话》原连载于杜泽逊先生主编《国学茶座》(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)。本篇为第二篇,发表于《国学茶座》总第十四期,2017年4月出版。

《左传·成公十三年》载: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”丧葬与祭祀,于古人之生活意义重大,作为祭祀场所的祠庙自然神圣庄严。在中国无数的祠庙建筑中,孔氏祠庙尤意义多端,不仅是家族祭祀之所,孔氏家族之圣地,而且是朝廷崇儒重道之象征,文人士子瞻拜圣贤,明理体道之所。孔氏族人南渡寓衢,繁衍于江南,鼎建家庙于衢,迁居异地者复建祠堂,孔氏南宗族人于祠庙祭祀、会族,传承诗礼。这些祠庙,既展现出孔氏家族之鲜明特色,亦融入了灵秀江南之建筑风格。    

一、孔氏南宗家庙的修建历程

孔氏南宗家世坎坷,由公爵而“让爵”,而“复爵”,政治地位、家族境况与族人生活变化殊巨,家庙修建与祭祀活动因此代有因革。经历“权以衢州学为家庙”阶段之后,孔氏南宗先后迁建了三座家庙,即菱湖家庙、城南家庙和新桥街家庙。

1.“权以衢州学为家庙”

初寓衢州,孔氏祭祖理当遵由昔日曲阜之礼仪,然而时局动荡,风雨飘摇,孔氏族人分赴各地任职,于祭祀一节自然省简为便。另一方面,尽管主战派与主和派屡有纷争,但洗雪靖康之耻,北复中原故土之声得天下人心,孔氏族人和其他南渡士人一样,期盼着返归故里。职是之故,绍兴六年(1136),“诏权以衢州学为家庙”(嘉靖《衢州府志》卷一二《人物纪三•侨寓列传》)。

由于文献散缺,南宋初年孔氏南宗的祭祀详情不得而知。宝祐二年(1254),衢州首座孔氏家庙建成,赵汝腾(曾任礼部尚书兼给事中、翰林学士兼知制诰兼侍讲)作《南渡家庙记》,该文记载孔氏南渡初期情形与菱湖家庙新建始末,为孔氏南宗重要文献。咸淳元年(1265)前后,衍圣公孔洙任信州通判,其间,他在孔传《东家杂记》旧版基础上增修重刻,后来此重刻本为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收录。孔洙重刻本收录赵汝腾《南渡家庙记》,保存了重要文献。《南渡家庙记》追述此前祭祀之简陋:“朝命权以家庙寓学宫,春秋舍奠。袭封奉祠者,率族拜跪踧踖,献不与焉。退修鱼菽之祭,喧嚣湫隘,甚非所以崇素王也。”文中复陈述了此前未建新庙之关键原因:“前此因循,冀鲁疆之复,曲阜之庙可修,岁月滋久,遂成缺典。”

2.菱湖家庙

时至宝祐元年(1253),朝廷批准衢州知州孙子秀兴建孔氏南宗家庙的奏请,并下拨相关款项。衢州城东北隅,有清澈秀美之菱湖,湖之南畔有寺庙废庐。菱湖家庙选址于此,得山水之胜。在孔氏南宗第六代衍圣公孔洙(孔子第五十三世孙)和族长孔璋的指示下,由孔氏南宗名贤孔元龙等具体负责,筹划、选材、构建、装饰,一切进展顺利,次年春天即告落成。

赵汝腾《南渡家庙记》详细叙述了菱湖家庙的规模与布局。家庙正中为玄圣殿,祭祀孔子,东西两庑祭祀孔子的儿子孔鲤与孙子孔伋。玄圣殿西侧,作齐国公鲁国夫人庙,祭祀孔子父亲叔梁纥与母亲颜徵在。玄圣殿之后,作郓国夫人殿,祭祀孔子夫人亓官氏。此外,作专祠祭祀袭封者。南渡一百多年,孔氏族人一直期盼着返归鲁地,菱湖家庙之思鲁堂正为此种情绪之表达。思鲁堂为孔氏族人讲学之地,其东侧有咏春亭,为拜谒家庙的士人休息之所。

菱湖家庙之建造仿照曲阜家庙的规制,格局庄严阔大,“为屋二百二十有五楹”(赵汝腾《南渡家庙记》)。北宋末年的曲阜孔庙“除诸位外,祖庙殿庭廊庑共三百一十六间”(孔传《东家杂记》卷下《宅图》,宋刻递修本),与此壮观庙庭相比,新建于南宋末年之菱湖家庙虽然无法企及,但亦相去未远。赵汝腾《南渡家庙记》称道菱湖家庙“栋宇巍然,丹碧一新”,不尽溢美之词。明代罗璟(曾任翰林院编修、洗马)《重修孔氏家庙记》(弘治《衢州府志》卷一四)称菱湖家庙“规模弘阔,比拟曲阜”,唐凤仪等《正德呈部记事碑》(衢州市博物馆编著《衢州墓志碑刻集录》)奏疏亦称南宋家庙“鼎新宏观,比拟曲阜”,可见菱湖家庙之壮严于后代流传甚广。

3.城南家庙

菱湖家庙修成不易,然而仅存二十余年,即毁于兵燹。明初学者胡翰《孔氏家庙记》(弘治《衢州府志》卷一四)载,菱湖家庙“后毁于寇,乃徙城南。宋亡,元氏改物,至元间,曲阜之宗子斩其后,以端友之孙洙当袭爵,降旨徵之,洙入朝,固让,特授国子祭酒,归守江南庙祀。庙故书楼,其制非宝祐之旧,会兵革,益圮坏不治”。然而,时隔一百余年,弘治《衢州府志》卷六《祠庙·孔氏家庙》称菱湖家庙“后毁,迁城南。至国朝永乐初,移建郡城崇文坊”;同书卷一四(罗璟)《重修孔氏家庙记》称菱湖家庙“元季毁于兵燹”,永乐初礼部尚书胡濙经衢,命有司于城南崇文坊别建新庙。

三段史料,同样叙述家庙迁建史,却出现了不同的说法。其中因由,盖缘于孔洙让爵以后,南宗境况艰难,史料散失严重。关于城南家庙新建时间,徐映璞《孔氏南宗考略》考证诸说,以为“从《胡仲子集》”,徙庙城南“在孔洙让爵以前,自属可信”。孔洙让爵,在至元十九年(1282),则城南家庙当建于宋末元初。谢昌智主编《衢州孔氏南宗家庙志》亦赞同此说。

城南家庙新建以后,历经三次修葺,元末管理衢州军民事务的王恺修葺家庙,胡翰作《孔氏家庙记》;永乐初,胡濙过衢,命有司修葺孔庙;明弘治(1488—1505)初,吏部郎中周木出使蜀地,路经衢州,指示衢州同知萧显增益孔庙,罗璟《重修家庙记》详叙其事。

4.新桥街家庙

正德元年(1506),在衢州知府沈杰等人的努力下,孔洙六世孙、孔子第五十九世孙孔彦绳受封翰林院五经博士,子孙世袭,孔氏南宗地位得以提高。正德十五年(1520),在孔子第六十世孙、翰林院五经博士孔承美的请求和巡按御史唐凤仪、布政使何天衢等官员的努力下,朝廷批准孔氏南宗重建家庙,并拨与银两。同年十一月动工兴建,次年四月落成。

新庙建成,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谢迁、刑部主事方豪、广东副使徐文溥作家庙记。此数篇家庙碑记均录于沈杰辑《三衢孔氏家庙记》,碑记叙述修庙原委,赞叹新庙崇广。方豪称孔氏家庙“地位崇广,规制壮严,遐瞻阙里,实相辉映”,认为衢州孔庙与曲阜孔庙遥相辉映,并且称道孔氏家庙的功用完备:“展奠有地,博士有居,斋宿牲庖,燕集弦诵之所,无弗备者。”谢迁在碑记中表达了相近的意思。

据明代《诏建衢州孔氏家庙碑》图与相关碑记,可以清楚地了解新修孔庙的布局。孔氏家庙三条轴线井然有序,家庙之西为博士公署(南宗孔府),孔府之后为花园。家庙分为中轴线、东轴线和西轴线。中轴线有大成殿、思鲁阁等,东轴线恩官祠、启圣祠等,西轴线有袭封祠、六代公爵祠。家庙不仅祭祀孔子与孔氏南宗历代衍圣公、翰林院五经博士,而且祭祀有功于孔氏南宗的官宦(如孙子秀、沈杰等)。家庙西侧之孔府为会族待客之地,居住生活之所。这种东为家庙西为孔府的格局一直延续至今。

 

二、衢州新桥街孔庙的变迁

新桥街孔庙建成以后,目睹近五百年沧桑巨变,历经多次毁坏与修葺,如今以其独特的建筑布局与文化内涵引起世人关注。南宗孔庙一直保持家庙的建筑形态,兼具官庙性质,其教化功能与社会价值随时代的变化而渐次演进,不断丰富。

1.明清时期新桥街孔庙的修葺

明清时期,新桥街家庙得到朝廷与地方官员的重视,尽管有自然损毁与人为破坏,但都得到了及时的修葺。现存孔氏南宗家庙,即新桥街家庙,“建筑空间基本为清道光年间大规模修建后的格局,现存建筑多数为晚清遗构”(谢昌智主编《衢州孔氏南宗家庙志》)。兹举较大的修葺予以陈述。

万历十二年至十六年(1584—1588),廖希元任衢州知府,主持孔庙修葺。

顺治三年(1644),曲阜孔氏族人、孔子第六十三世孙孔贞锐任衢州府西安知县。孔贞锐为得以到南宗圣地衢州任职而庆幸不已,甫赴任,即拜谒孔庙,“见栋宇摧残,不胜欷歔”,于是“督令修葺,俾为一新。复会族众于庙庭,彬彬穆穆,风气无异洙泗,遂不胜冁然焉”(衢州市博物馆编著《衢州墓志碑刻集录·顺治恭修祖庙并设祭田碑记(孔贞锐撰)》)。

康熙十二年(1673),三藩乱起。次年,孔庙在战火中损毁严重,“间于戈鋋,亦靡获宁晏”。战乱平定以后,翰林院五经博士孔衍桢意欲一新庙庭,多方协商,收到众多捐资,后又由衢州郡丞杨道泰主持修缮事宜。康熙二十一年(1681),孔庙修葺完工,时驻衢指挥的浙江总督李之芳作《清康熙衢州重修孔氏家庙碑记》。

道光元年(1821),谭瑞东任衢州知府。此前,知府周镐动议修庙,因离任而未果。谭瑞东莅任,即倡议官民捐资捐物。财物既备,由训导姚梦石等董理其事。思鲁阁原在大成殿之后,倾圮破败,遂移建于原址西北。为突显大成殿之巍峨,殿基增高五尺许。此外,“崇圣祠以下,亦皆踵而新之,视旧制进深高广增十之二焉”(民国《衢县志》卷一六《碑碣志一·谭瑞东撰道光重修衢郡至圣家庙碑记》)。由此,衢州孔庙愈益引人瞩目,兵部侍郎、浙江巡抚帅承瀛《清道光重修衢州孔氏家庙记》云:“衢之庙为博士子孙所世守,家法常存,式凭如在,与阙里之堂南北并峙,四方观礼而至止者,不啻溯洙泗而跻凫嶧也。”(民国《衢县志》卷一六《碑碣志一》)此次修建,奠定了现存孔氏南宗家庙的基本格局。

2.近代以来衢州孔庙的修葺

民国以来,衢州孔庙之损毁,主要有两次,分别为抗战时期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。

1942年和1944年,日寇先后两次侵犯衢州,孔庙焚毁严重。圣泽楼与孔府内宅付之灰烬,祭器、乐器丧失。抗战胜利后,时局依然艰难,仅对孔府作了基本的修理。

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孔庙再次遭受破坏。石碑被砸碎,五支祠、六代公爵祠、孔府等被拆除改建。时至1982年,衢州市政府赴曲阜孔庙上访,为孔庙的修复奠定基础。此后,浙江省文物局、衢州市政府多次投资,组织多次的学术研讨、考古发掘、方案论证等,对孔庙、孔府进行复建与修葺。2000年,衢州孔庙正式对外开放。2004年,衢州恢复祭孔。与此同时,衢州《论语》普及工作、衢州市“尼山杯”《论语》学习大赛、衢州市高中生儒学校园剧展演活动等相继展开。衢州孔庙不仅仅是家族祭祀、官方祭孔之庙堂,而且充分发挥了儒学传承与发扬、文化传播与社会教育等多项功能。

 

三、孔氏南宗支祠选介

孔氏南渡以后,由于为官、谋生等原因寓居各地,由此形成了遍布浙江、江苏、安徽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福建、云南等省的众多支派。孔氏族人迁居各地之后,开展修谱、祭祀、会族等宗族活动,弘扬孔氏家族文化。祭祀是孔氏家族的重要活动,为寄托对祖先的思念,推动家族和睦,传承家族文化,各支孔氏族人均建设祠庙,开展祭祀活动。在此,笔者选择几处具有代表性的孔氏祠庙予以介绍。

1.句容数处宣圣祠

句容为孔氏南宗族人聚居地甚多之处,如青城、孔巷、句容县东南一带、承仙乡百社村等地均有孔氏族人世代聚居。句容孔氏族人重视祭祀活动,有多处宣圣祠,较有影响的有三处。

其一,句容青城之宣圣祠。句容支孔氏的始迁祖是孔传之子孔端隐,绍兴年间(1131~1162)进士,博学好思,忠义爱国,曾入宗泽幕府,其修养与风神受世人敬重。孔端隐生有二子:孔璩、孔瑄。孔端隐去世后,两个儿子遵照其遗嘱葬父于句容。孔璩在句容生活了十多年后回到衢州,孔瑄(又名孔灵)则在句容守墓。孔瑄后移居孔端隐墓南三里处之青城,由此有了句容青城支。孔瑄念及不能回老家奉守祖庙,于是在居所附近构建孔氏祠堂。

其二,句容孔巷之宣圣祠。孔瑄生子二:孔撰、孔抡。孔抡仍居青城。孔撰,又名孔书庭,字文之,南宋乡试解元。晚年见离青城三里处的许巷土地肥沃,于是迁居许巷,许巷后更名孔巷。如此,孔端隐为句容孔氏之始祖,而孔撰为孔巷孔氏之始祖。孔撰之孙孔学孝为人孝悌友爱,在孔巷孔氏族人中素有威望。元代至正年间(1341~1368),为祭祀先人,孔学孝于孔巷建造祠堂。

其三,句容县东南之宣圣祠。光绪《江苏句容县志》记载,句容县东南有宣圣祠。南宋初年孔子第四十八世孙孔端佐扈跸南渡,后居于句容。孔端佐之后人孔逢吉任句容县儒学,“主奉祠祀”。孔子第六十五世孙孔胤祖重修宣圣祠。

2.榉溪孔氏祠堂

南宋初年,孔氏族人扈跸南渡,衍圣公孔端友居于衢州,其他南渡族人也有因故居于镇江、磐安等地者。孔子第四十七世孙孔若钧与其子大理寺评事孔端躬南渡,同行的还有孔端躬的五个儿子。他们曾随驾至台州,后来孔端躬辞官,当时孔若钧得病,他们准备到衢州与孔端友相会。不幸的是,经过婺州榉川(今磐安榉溪)时,孔若钧去世,孔端躬葬父于榉溪,又因山川秀丽,遂居于榉溪。此后,榉溪孔氏族人又有迁至浙江各地者,一般将此支称为永康支。

孔氏族人寓居榉溪是在南宋初年,当初如何开展祭祀活动已很难得知,其真正的祭祀之所的兴建在衢州兴建菱湖家庙之后不久,即南宋宝祐二年(1254)。此后,榉溪孔氏家庙历经多次修建。狭义的家庙为宗子祭祀之所,榉溪孔氏祠堂亦称家庙,为民间广义的用法。榉溪孔氏家庙分为三进:门楼、大厅、后堂,其中大厅是族人会面和商议宗族事务的地方,后堂是祭祀之所。关于榉溪孔氏家庙的格局与建筑特色,洪铁城《中国第三圣地:婺州孔氏阙里》、楼庆西《磐安有座孔氏家庙》等文章均有介绍,称赞其“型制极为规正”,“气势恢宏”。

3.宁都孔氏宗祠

江西境内孔氏南宗支派众多,其中临川孔氏影响甚大。孔庆华《临川孔氏考略》一文称临川孔氏“始迁祖有二:孔彦邦、孔琬,同为孔子49代孙”。孔彦邦为江西临江派始祖孔绩之后,于宋隆兴二年(1164)迁居临川,该支南宋以来亦受孔氏南宗统辖。孔琬所传一支属衢州派长支,民国《孔子世家谱》录其世系。孔琬,字莘夫,为衢州派始祖孔传之孙,孔端问之子。他于乾道二年(1166)任抚州府临川县丞,后寓居临川。孔琬后裔有迁居江西金溪永和乡、新城贤溪(今黎川宏村)、余干、石城者,又有迁居上杭、大浦等处者。

孔琬之后迁居金溪、新城、宁都、石城,各自建立享堂,祭祀其支祖,而于其共同之初祖孔琬没有专祀。孔氏族人水木本源之观念十分深厚,对未能专祀初居临川的孔琬一事深以为憾。清道光年间(1821~1850),孔氏族人齐心协力于宁都城西建孔氏宗祠,专祀初祖孔琬。宗祠包含大成殿、寝堂等建筑。

4.萧山临浦孔氏宗祠

元代初年,衢州孔氏族人,孔子第五十二孙孔万善迁居萧山,此后子孙繁衍。萧山临浦之前孔村和自由孔村均有孔氏族人居住,自由孔村建有孔氏宗祠,为二进五间建筑。2003年,拆除旧祠堂,另外修建了孔氏祠堂。关于此,萧山六中师生之《探寻萧山本土孔子后裔》一文有详细介绍。

此外,江西黎川贤溪宏村、鹰潭龙虎山、浙江四明慈水、广东潮汕地区等地均有孔氏祠堂。衢州孔氏家庙与众多的孔氏宗祠,体现了孔氏南宗对家族祭祀与文化传承的重视,其建筑形态在彰显儒家文化的同时,也融入了飞檐翘角、古朴的戏台、精致的木雕等江南建筑元素。(刘小成)